就是要做〝壞女人〞(下)

作為“壞”女人的杜梅,此舉有幾層用意:

一是真吃醋也真動氣了,因為她愛得深切,容不得男友有一絲心馳旁騖;

二是想考考男友在她不辭而別之後會不會心急火燎地來追尋她,

假若來追她,證明男友在乎她的愛,

也許她離開舞廳時也知道這是一次小小的冒險,不過她還是要試的;

三是她還想試試男友對她的耐心有多大,

即使我生氣了,即使我把門關上不讓你進屋靠近我,

你有多少耐心隔著門來“勸”我,“花”我呢?

一般稍微聰敏一點的男人,大抵能識破或洞穿女人的這種可愛的“小伎倆”的。

說她可愛,是因為女人在你面前賣弄千種風情、

耍盡百樣伎倆都是為了一個目的:看看你是不是真愛她?

深入到這一目的,問題就清楚了:她深愛著你。

正是源於這點,

這種頗富心計的“壞”女人纔會樂此不疲地通過無數的生活細節,

無數的話語、神態、姿勢等等來惹你無時不刻地關注她,

以此達到彼此交流至深的目的。

這個過程本身,往往就是男人落入女人懷抱的滑梯,

也是女人吸引男人的磁場,更是“壞”女人之所以動人的杠杆。

因為,這種女人懂得如何調動男人的“追求欲”。

“壞”女人之三

裝出不快樂也讓人跟著難過型:令男人同情愛撫,又欲愛不能。

有句流傳已久的話叫“女人的名字叫弱者”。

自社會形成後,男人多是以強者的姿態出現在女人面前的。

於是就有了這樣一種“壞”女人,把自己“弱者”的形象推到極至,

你男人不是強者麼,我就是只楚楚可憐的小鳥,

以此手法來博取強者男人的撫慰與呵護。

《紅樓夢》裡的林妹妹即是范例。

她進賈府後,心底暗戀寶玉,卻總在寶玉面前自踐,甚至自殘,

引得寶哥哥將心思 老掛在她那頭,

尤其是她專講些作踐自己的尖刻的話,

無形中她柔弱傷感的同時滋生出一種“冷”美來,

使賈寶玉欲愛不能,欲離不捨。

這樣林黛玉也就達到了愛的目的,

至少賈寶玉一直關注著她,牽系著她,甚而戀慕著她。

在我們生活周圍,經常也可碰到林妹妹式的女人。

她們遇到“帥哥”或心儀的男人,會說:“你的眼睛裡會有我這種 人啊。

或曰:“像我這樣不起眼的女孩誰會請我喝咖啡、泡酒吧?”如此等等,

盡量把自己說得可憐兮兮,

從而裝扮成一個柔之又柔、弱之又弱、哀之又哀的女人,

以期激發男人天生的好奇心、同情心與充當“護花使者”的虛榮心,

這種激將法的誘導往往極易使男人“上鉤”。

比如開始你出於好奇心請了她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然後你聽她柔情似水地傾述哀怨一番,便又在同情心的驅使下幫助她趕走孤寂。

等到她不孤寂了,你也差不多成了她忠實的“護花使者”了。

為什麼這種“壞”女人也動人呢?

因為她以“守”為攻,以柔克剛,符合女人“守”的本性。

她們把“柔”的情意和“弱”的形態全拋擲在你面前,

你是男人你就得有紳士風度,見“弱”不“扶”,見“柔”不“軟”,

還叫男人嗎?

而她們這種以守為“攻”的方式又是極其曲折隱晦的,

比如她在你面前很孤單,卻又與你保持相對距離;

她在你面前很愛憐,卻又往往推卻你的急功近利的熱情;

這些就給男人制造了想象空間,她們的動人之處也就藏在這個空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