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職業“狐狸精”不僅僅是只有女生,

也有很多男性工作者。

相對而言,勾引男人要比勾引女人容易得多,

因為男人對於投懷送抱的女人一般不抱太大的戒心,

並且也會抱著一場艷遇的僥倖心理對待這場突如其來的“愛情”,

而女人則不同,她們對於男人的要求更高,

一般都會付出自己的真感情,並希望得到同等的感情回報。

而這些職業“狐狸精”們對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看法。

他們中的大多數認為這份工作很有趣,報酬也很豐厚,

是對自己生活的一種調節,而自己的情人則不知道自己的這份職業。

當被問到是否會因為欺騙目標而內疚時,

他們一般表示自己可以把工作和情感分開,

而工作一旦結束,這些人會自動退出目標的生活,再也不聯繫。

這些職業“狐狸精”的出現雖然是一種消極反抗的手段,

但是同時也是日本主婦地位逐步上升的一種標誌,

她們開始認識到自己應該享有的權利並開始利用各種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而“狐狸精”職業的出現,

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如今社會觀念的開放和進步。

日本一直就是一個奇怪的民族,有著難以捉摸的文化,

既有激烈的武士道精神文化,也有清酒花道等溫和儒雅的文化,

而日本的很多觀念和構思都讓人嘖嘖稱奇。

這是一名職業“狐狸精”工作時的狀態,

她們一般都會根據不同目標的喜好做足準備功夫。

當然,衣著暴露、性感十足是男性目標最喜歡見到的她們過著雙重生活,

外表看上去像是秘書,而實際上卻是最新潮的日本“職業狐狸精”的一員。

東京街頭,下午三點。

A君在一家銀行外邊等著他的“心上人”到來。

看到她從街對面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20歲的京子只有他的年齡一半大,黑黑的頭發、大大的眼睛,

她的動聽的笑聲每次都讓A君心曠神怡。

A君則是一個40多歲的禿頂生意人,一身灰色制服皺皺巴巴的,還戴著眼鏡。

精心安排

邋遢男人偶遇佳人

兩人的相識很“偶然”,第一次京子向他問路;

第二次又“很巧”地撞在一起。

一來二去,兩個人就熟悉起來,互相發一些肉麻的簡訊。

這一次,A君帶著“紅粉知己”來到一個便宜的地下餐館吃意大利麵,

還給她買了些化妝品。

京子拿到東西後羞答答地問,“下次給我個戒指吧?”

很快,四點半時,他們已經到了一個典當行,選起了戒指。

兩個人一直手拉著手,肩並著肩。

然後又去了東京西邊的池袋,這裡有很多供戀人租用的HOTEL,

環境溫馨優雅,還有“A片”提供。

他們很快走進了其中的一間,京子用手機給兩人拍了張合影。

六點多,兩人離開酒店。

幕後操作

花心男醜行全記錄

A君跟京子相處的過程都被詳細記錄在案。

在他和京子見面的時候,

行動的幕後老板富谷就躲在街道對面的燈柱後面拍照呢。

富谷的工具包括一包香煙和一支鋼筆,其實都是攝影機。

另一名“偵探”清水則帶著一個黑色的包,裡面是攝影機,

透過包上的一個孔把A君的行動拍攝了下來。

還有另外一個負責“放風”。

三個人一直跟著京子和A君,並精心保持著距離,

既不能讓A君發覺,又要能清楚地錄像。

A君已經結婚20年了,有個19歲的兒子在讀大學。

他有暴力傾向,打妻子是家常便飯。

妻子忍不住向一男性朋友訴苦,並最終愛上了那個人。

可是,當她向A君提出離婚時,卻遭到了更暴力的毆打。

她非常絕望,最後抱著一絲希望到網上求助,于是就找到了富谷的公司GNC。

大功告成

上鉤男人進退兩難

京子當然也不是真名,她也不是偶然碰到A君的,

也不是像她和A君說的那樣在設計公司工作。

她是個職業“狐狸精”,專門過來勾引他的,而且會得到不菲的報酬。

她要定期給“組織”發簡訊匯報情況,

身上帶了好幾個GPS定位設備給其他人指引方向。

清水也是她的保鏢,一旦出現意外情況負責保護她的安全。

整個“勾引”行動都由A君的妻子買單。

京子每次與A君相會,也都會給她一個詳細的報告。

他們的目的就是讓A君死心塌地地愛上京子並想跟她結婚,

這樣他就會跟老婆提出離婚。

如果他不離婚,妻子就可以拿著充足的證據告他偷情與不忠。

◎強尼小語◎

強尼我在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心裡很心疼日本的女性。

但也為身為現代女性的我們感到開心,

以前女性所背負的枷鎖,真的不是現在的我們能體會的。

對於〝狐狸精〞這樣的職業,強尼我反而是覺得樂觀其成。

因為曾經有多少婦女是被社會的道德限制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