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原則是不隨便猜測他的出軌,

而對於鐵證如山的出軌則堅決不能原諒。

想想吧,鐵證如山了你都能忍,那他還有什麼可怕的?

以「男人都那樣」為由,原諒男人的不忠的女人,

要對如今男人越來越缺乏忠誠負全責,

是你們姑息了壞男人,於是連好男人都變壞了。

如果男人果真「都那樣」,女人幹嘛要嫁給他們?

自己過又不會死,何況單身女人還有三宮六院的權利呢。

如今台灣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衡,2:1。

倘若女人能同仇敵愾,對所有出軌壞男人處極刑,他們再犯的時候,

恐怕就要思考一下讓女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了。

姑息養奸型

那個中午到來得毫無徵兆。

老板忽然心情大好,聽說我家樓下開了一間私房菜館,

於是大老遠地請公司同事一起去聚餐。

吃完飯,我打包一些老公喜歡吃的羊肉送上樓。

老公公司離家比較近,偶爾會回來午休,

我公司離家遠,中午從來不回家。

奇怪的是,門怎麼都打不開。

我想肯定有賊在家裡,打電話把同事招來。

大家站在門口,有的說報警,有的說撬門。

正忙得不亦樂乎,忽然接到老公的短信,

「我在家裡,你快讓你的同事走。」

旁邊一位大姐恰巧看到我的簡訊,立刻會意地拍拍我的肩。

我腦中一片混亂,簡直不知如何收場。

老大姐找理由支開了同事。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那個女人用圍巾包著頭跑了出來,

老公卻像對待犯人一樣牢牢地把我按在牆上。

我的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離婚」。

可當我說出這兩個字時,他卻哭了,說很愛我,跟那個女人只是逢場作戲。

下午他去上班,大姐留下來陪我。

她說:「男人嘛,一時糊塗的時候總是有的。

你剛才也看到了,他對你還是有感情的,幹嘛要把自己男人讓給那個女人呀。

這麼大一個把柄,如果你能大氣一點,他肯定感激死了。」

想想大姐說的似乎也有道理。

公司那些已婚男同事,每天嘴巴裡講的都是風月雪月,

不曉得出軌了多少次,只是他們的太太沒發現罷了。

後來跟死黨說這件事情,她們居然也是勸和不勸離。

因為男人出軌而離婚,獨自帶著孩子的小月還現身說法,

說自己當初很幼稚,如果是在現在發生,打死她也不願意離婚。

「男人都那樣,只要他還愛家,身體出軌不算什麼。」S說的更現實,

她說你現在能穿三千塊錢一雙的鞋、五千塊錢一件的衣服還不都是靠你老公。

離了婚,妳就是一無所有了。

其實老公一直對我不錯,絲毫沒有表現出移情別戀。

這樣想,他也許跟那個女人真是逢場作戲。

在老公保證不再跟那個女人來往後,我們和好如初。

可怕的是,很快我又在床上發現了陌生女人遺留的物品。

而老公這次卻不像上次那樣慌慌張張,

而是輕描淡寫地說一個女客戶掉在我車上的,我幫她收起來。

他的簡訊和電話也變得曖昧起來。

有時候站在陽台上接電話,一接就是半個多小時。

我發脾氣,他說:「不談生意,哪來錢可賺?」

可他甜蜜的表情,擺明了不是談生意。

一天晚上,他喝醉了酒,襯衫上印著唇膏印。

我質問他,他笑瞇瞇地拍拍我的臉說:

「傻女人,反正你是正宮娘娘,怕什麼。」他居然無恥到這種地步。

後來我才忽然醒覺,自己真是大錯特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