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是我的上司,也是我夢想中的好男人。

他外形英俊,勤奮好學,24歲便升任主管,

最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專一的男人。

女友去美國後,遠距離愛情維持了四年,直到那女孩嫁作他人婦。

阿文卻一心用在工作上,再不理風花雪月。

我決定展開攻勢。

每天幫他買早點、偷偷往他的抽屜裡塞新鮮草莓、

應酬時捨命為他擋酒、出差時看到新奇的東西也不忘了買給他。

在別人眼裡我是個馬屁精,可只要能釣得金龜婿,我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呢。

一次公司應酬,阿文喝多了酒,把家裡吐得亂七八糟。

我把他家一口氣收拾乾淨,幾乎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晨,阿文酒醒了,很感動。

於是我們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

從那以後,阿文開始在工作中照顧我。

大家都看得出來阿文對我好,而我也只等著阿文亮出愛情承諾便辭職。

某天早晨,當我如往常一樣,偷偷將早餐放在阿文桌上,

驚訝地發現桌上已經放了一杯香濃的熱可可。

而公司應酬時,願意幫阿文擋酒的女同事也比比皆是。

有些平時滴酒不沾的如今成了酒國皇后。

一次,阿文帶我與COCO、英子去上海出差。

飯桌上,阿文要點煙時,三個女人居然同時伸手去拿桌上的打火機。

對方公司的人酸酸地丟了一句,你們的蔡經理真有福氣啊。

我恨死那兩個死女人了,COCO去年就結婚了,

英子也馬上要結婚,都已名花有主,跟我爭什麼呢?

自從公司裡的女職員爭著獻媚,阿文對我的態度便不冷不熱起來,

偶爾,他依然會約我去他家,卻絕口不提感情。

三天兩頭拿公款請大家出去唱歌。

一次,我無意間撞破他與COCO在包廂裡接吻,

真沒想到阿文是這樣一個壞男人,如果他做了我老公……

這樣想著,驚出一身冷汗。

事業成功的男人易花心?

其實男人還是那個男人,只是寵他的女人多了,便樂得周旋於狂蜂浪蝶中,

忘了來時的路,忘了當初也曾經被女友甩,忘了專一與純情如何寫。

當一群女人抱著不同的目的撲向同一個男人,哪個男人不會被寵壞?

對於這種男人,倘若你想與他天長地久,

必須以強悍的姿態打擊他的自信,讓他感覺你的與眾不同。

這樣做當然有一定風險,但總好過一輩子忍氣吞聲,繼續寵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