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小妾型

男人的良心哪兒去了

認識他時我19歲,無怨無悔地愛上,甚至不在乎他已婚。

他告訴我自己絕不可能離婚。
作為一個思想前衛的女性,當時我根本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結婚。
只要有愛,名分不重要。

在一起的四年,我始終處於地下狀態。
除了上班時間,我不能主動打電話發簡訊給他。

有個星期天,我發高燒,打電話給他。
他接起電話嗯嗯啊啊兩句就把我打發了。
第二天早晨,他打來電話,說昨天好危險,
她就坐在我旁邊豎起耳朵聽呢。
我抱怨他不關心我,他說我要去開會,你去醫院看病吧。

只要有機會,我們總是瘋狂做愛,只有這時我才能感受到這個男人的感情。
其他時候,他要關心老婆孩子,又要努力於事業。
只是,瘋狂過後我無比空虛——
難道我只是他的床伴?!我不甘心。

隨著年齡增長,我也看清自己終究還是要找個相愛的人。
當我把這想法告訴他時,他忽然抱住我,說我不准你離開。
他哭了。相識以來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淚。
我的心立刻軟得像棉花糖。
第二天,他給了我一本兩萬塊的存摺,溫柔地說,

我沒時間陪你逛街,你自己去買點喜歡的東西吧。
我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我收了這本存摺。
忽然預感到也許這麼多年來與他的感情,
不過是在浪費我的青春,多年後空留噩夢。
一次酒後,他說:「你是我的小老婆,必須對我專一。」

我請求朋友幫忙,將我與他的關係告訴他太太。
奇怪的是,一切如常。
後來朋友告訴我,他太太提出離婚,
他不同意,並且聲淚俱下地寫下了保證書。
然而,他依然每週與我約會。
我想,他是打定主意要妻妾兩全了。
有一次我問他,跟我在一起是否覺得對不起太太。
他說不覺得。反正自己賺錢養家,太太也應該知足了。
我又問,那我呢?你有沒有覺得對不起我。
他說,你愛我,我知道。
聽他那意思是,你愛我就活該倒霉。
越來越多的男人覺得外遇無所謂,

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女人願意免費充當他們的床伴。
在沒有承諾沒有未來,甚至男人懶得說一句我愛你的情況下,
死心塌地地「擦乾眼淚陪你睡」。
這些愛情至上的女人甚至避免花男人的錢,因為不想讓自己變成二奶。
遺憾的是,付出一腔熱情給已婚男人又不求回報的女人,

只會讓男人覺得女人很賤。

愛情有規則,癡情有原則,男人被盲目癡情女子寵壞了。

◎強尼小語◎
對於男人,強尼我從不寵男人。

反而強尼我還會讓男人寵我。

但在這樣中間的界線,是必須拿捏的很好的。

看完這四個故事,有沒有比較瞭解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