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算是我難得休息的一天,繁重的工作剛好一段落,所有馬子已經安撫過一輪,心情真是太輕鬆了,所以今晚我倚在窗戶旁,悠閒的抽著煙,享受這難得的片刻。,

「ㄟ,你們都在啊!我剛剛看到一則很屌的新聞喔!」傅欣漢今天的心情看來也很好。他接著說:「處女懷孕!男子沒『進入』也受精。」

「啊!真的假的?」戚管嚴好奇的問。

「沒錯啊,新聞是這麼說的。他說女方堅持不做婚前性行為,所以男方只能體外射精,結果因為精子太強,逆流而上讓那個女的中標懷孕,所以女的雖然還是處女,處女膜都沒有破,但卻懷孕了,你們說屌不屌?」

「哇!那男的也太強了吧!」我佩服的說著。

「我想起來了,我聽我老婆說過這個新聞,他還說只有十萬分之一機率有可能發生這種事耶!」原來戚管嚴也聽過這事。

「我想,」傅欣漢說:「這孩子一定要生下來,長大一定是世界偉人!」

「就是啊,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處女啊?」我也附和的說。

「處女有什麼不好?男生不都希望對方是處女嗎?」戚管嚴不解的問。

「那要看是什麼狀況啊!像我們這樣絕對不以結婚為前提的男人,要是碰到處女,感覺比當兵抽到金馬獎還賽!」我發表了我的經驗。

「會嗎?」戚管嚴怎麼這麼不進入狀況。

「就像是你去便利商點把人家包好的書拆封之後,就一定要買回家一樣,你把人家處女拆封,不把人家娶回家好像不太好意思,但要是別人已經拆封的話,ㄏㄏ!那我們就……」我想我應該笑的很淫蕩。

「那你不會去那種可以把書拆封在放回去的書店啊!」傅新漢說。

「哎呀,這種店畢竟不多嘛!總之我個人絕對不碰這種女人的啦!」我答。

「你們這些小朋友,真的很不負責ㄟ!ㄟ,小戚,你老婆跟你結婚時還是處女嗎?」傅欣漢把問題丟向戚管嚴。

「我……我……我……我老婆當然還是處女囉!」戚管嚴的表情怎麼有點緊張。

「那他第一次就是給你了喔?」我打趣的說。

「不—是。」戚管嚴頭低低的說。

「那你還說他是處女?」傅欣漢覺得很奇怪。

「我老婆說……他的第一次給了……腳……腳……踏……車。」

我和傅欣漢一聽,笑到都彎腰了。

「他騎的腳踏車還沒有坐墊喔?哈哈」傅欣漢笑著說。

「真的啦!他說他八歲那年騎叫踏車時不小心弄到的啦!」戚管嚴急急的回答。

「唉!我認識女的十個有八個他的第一次給腳踏車,這樣說來腳踏車才是真正的處女殺手囉!去!這種理由你也信喔!」我是很不屑這種理由的。

「我不管!我相信我老婆是清白的。」

「好啦!我跟你們說,根據我把妹多年的經驗,我有辦法看出女生是不是處女?」我壓低聲音,故做神秘的說,他們倆人非常有興趣的等我說下去。

「其實,健保卡裡面暗藏玄機……只要拿女生的健保卡來看,就在『出生日期』那一攔,只要是8月23~9月22號間出生的……就是處女啊 !」

「哇哩哩,耍我們……」他們兩人拿紙屑丟我。

剛好隔壁辣妹拿著飲料出來,救了我一命。

「你們覺得他是不是?」我問。

不用多說,大夥兒手立刻舉起猜拳,戚戚又輸ㄌ。

「HI!」戚戚怯生生的打招呼。

「HI!」辣妹回答。

「ㄟ!小姐,我想請教你一件事。」

「你問啊!」

「ㄟ,這個……你平常都有在騎腳踏車嗎?」戚管嚴問。

「有啊,我都騎腳踏車健身的。」

「那……那腳踏車有坐墊嗎?」

「當然有啊!你的問題好奇怪耶!」辣妹被問的一頭霧水。

當我聽到這哩,實在聽不下去了,怎麼說了個半天,還在外圍打轉,我實在氣不過,立刻打開窗戶,向戚管嚴丟一團紙屑。

這時,戚管嚴只好免強口了:「其實……我想問……小姐你……還是……還是處……女嗎?」

一聽到這話,辣妹臉色大變,立刻回答:「甘你屁事啊!你媽是處女,我就是處女!無聊!」同時他把飲料潑向戚管嚴,氣呼呼的關上窗戶。

聽到窗戶關上的聲因,我和傅欣漢同時打開窗戶,笑的看戚管嚴的慘狀。

「如果我媽是處女,那他就是處女?我媽不是處女啊!那他也不是囉!」哇卡,他現在才了喔,不會吧!

〝辣妹有話說〝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現在男女交往,喜歡上了,感覺對了,就可以做『愛愛』的事,幹麻要堅持婚前不能有性行為,那觀念落伍了。所以姊妹們,儘管解放你自己,不要在受到傳統束縛,你就會發現『性愛是美好的』。還有我要呼籲那些有『殺豬』主義的男人,不要在有處女情節了,如果你們都要跟每個女人發生關係,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處女?學學我們吧!我們可不會要求你都要是處男喔。因為「技巧」可是會差很多了喔!ㄏㄏ!

〝家庭醫生幫幫忙〞

處女膜通常在第一次性交的時候破裂,因此在初夜的時候會有一些少量的流血。但是即使有性經驗,他也不一定第一次就破裂。一班人習慣將這一層薄膜與是否為處女畫上等號,其實是不正確的觀念。在許多的情況之下,即使不是性交,處女膜也有可能會破裂,如:跳高、賽跑、跨欄、騎自行車等,甚至在自慰的時候弄破的也有。可見處女膜並非是衡量處女的標準,純潔的心靈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