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多出來的毛,該不該刮?

最近天氣一天比一天熱,走在路上,汗大顆大顆的滴下來,真是令人吃不消。不過在這個酷暑裡,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福利就是看那些正妹穿上性感的露背裝,或是細肩帶小可愛,而且一個穿的比一個清涼,看的我口水直流,血脈噴張……,是誰說這叫眼睛吃冰淇淋呀?沒流鼻血算是很不錯勒!

晚上的聚會時間,我一邊陶醉在白天的情境中,一邊翻著報紙,忽然有一則新聞引起我的注意:「……性感美女星裙掉走光,當場落淚……」,我轉身對著正在澆花的傅欣漢說:「欣漢哥,你看看這則新聞……」

傅欣漢看了報紙,表情很不屑的說:「就這樣啊?唉,小朋友,毛我看多了,這沒什麼稀奇的。」

「不過,」傅欣漢突然又說,「他的毛怎麼剃的細細的一條,這麼奇怪?」

「傅大哥,這你就不懂了!有些馬子為了要穿比基尼,把下面的毛剃成小小一塊,以免它們跑出來跟大家打招呼啊!」終於,我也可以在傅欣漢面前現一現了。

「好像有道理。」傅欣漢倒是這次同意我的意見。

忽然間,戚管嚴他家傳來陣陣哀嚎聲,仔細一聽,那不是戚大嫂的聲音:「啊……喔……啊……好痛喔!」

「老婆!再忍耐一下!眼睛閉一閉,咬個牙就過去了。老婆!我要用力了喔!一……二……三」

「啊……」一陣淒厲較聲伴隨巴掌聲。「要死啦!這麼用力幹嘛!走開啦!不用你啦!我自己來。」

倏地,戚管嚴家的陽台窗戶打開了,他頹喪的站在窗台上,我和傅欣漢則看著他吃吃的笑了起來。

「ㄟ,笑什麼,幹麻這樣看著我?」戚管嚴沒好氣的說。

「體力不錯嘛!七早八早就搞那檔事啊!」我酸了一下戚管嚴。

「所以我說你們這些小朋友不懂嘛!對女人要溫柔,光是用力是不對的,要用技巧、技巧啊!」傅欣漢又再發表他的高見啦。

「什麼跟麼啦!我剛剛是在幫我老婆……拔毛啦!」戚管嚴又生氣、又有點害羞的說著。

「哇靠!」我馬上說:「想到你平常看起來人五人六的,原來你喜歡搞SM啊!」

「喂!我只是幫我老婆拔腋毛而以啦!」戚管嚴急著地解釋。

「啥,拔腋毛?」我和傅欣漢異口同聲的說。

「是啊!我老婆說他右邊的腋毛總是拔不乾淨。所以……我只好幫他囉!」

「為什麼右邊會拔不乾淨啊?」這我就搞不懂了。

「所以說你沒結婚不懂嘛!小戚,你老婆一定有慣用右手,對不對?」傅欣漢對著戚管嚴發問。

「對啊!」

「這你也知道喔!」我忍不住問了。

「右手拔左邊,左手拔右邊,所以慣用右手的人右邊一定拔不乾淨啦!」傅欣漢一邊示範一邊說。

「靠!傅大哥,你根本就是名偵探柯南嘛!」我佩服的說。

「好說,好說」瞧,他可得意的勒。

就在我們大夥笑成一團時,隔壁辣妹又走出來了,哇嗚,他也是穿細肩帶的睡衣喔!

「你們猜他有沒有刮毛?」我賊賊的看著他們兩個人。

按照慣例,我們三個人又猜拳了,當然這次又是戚管嚴輸了。我們迅速的關上窗戶,等戚管嚴發問。

「HI,你好啊!」戚管嚴先來個問候語。

「你好!」辣妹微笑回答。

「ㄟ……小姐……請問你……衣服晾了嗎?」戚管嚴不好意思直接問,想用這個招引她抬起手臂。

「晾了呀!」

戚管嚴看這招沒效,馬上換招:「小姐,我最近學了一種體操!聽說有豐胸的效果喔!」

「可是,我才剛踩完跑步機耶!」

「那……」忽然戚管嚴指著天空說:「有流星ㄟ……」

「哪有?沒有啊!」趁著辣妹看著天空時,傅欣漢突然開窗,把一團紙屑丟向戚管嚴……

戚管嚴只好小心翼翼的對辣妹說:「小姐……你有刮……腋……毛嗎?」

「神經病!我刮不刮腋毛關你什麼事啊!變態!」辣妹又把手中的水潑向戚管嚴,轉身關起窗戶。

我和傅欣漢又笑嘻嘻的伸出頭來,「哈哈!你又被潑水了。」我幸災樂禍的說。

「今天是雪碧啦!」

〝辣妹有話說〞

為了夏天能夠穿上清涼的小可愛,又希望看起來美觀,我們只好把腋下的毛刮乾淨,我們會這麼做還不是怕你們男人覺得噁心,說什麼「不要讓腋下的毛出來見人啦……」「這很難看……」什麼的,其實我覺得你們男人也應該去刮一刮腋毛啦!適當的腋毛或許可以增加你們的性感,可是如果多到腋下竄出,那也是噁心的不得了。為了能夠讓我們女人賞心悅目,我在此大聲疾呼所有男性朋友,和你的女朋友一起做個腋毛清除運動吧!

〝家庭醫師幫幫忙〞

拔腋毛除了美觀,還可以保持局部衛生。中東回教民族的聖訊記載;「男子為了健康,有五種行為是符合健康的條件:割除包皮、刮陰毛、剪指甲、拔腋毛、修嬖。」其中剪指甲與刮鬍子已經成為生活常規,割包皮對於預防泌尿系統疾病的發生比較受到肯定,刮陰毛與拔腋毛尚未有定論。反而是女性朋友為了美觀經常拔除腋毛,值得一提的是拔腋毛本身是無害的,但是絕對沒有除狐臭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