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小姐の心酸血淚史-優卡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會願意走上這一條看似光鮮亮麗卻滿是心酸的道路呢?

只是大多數人都只看到酒店小姐賺錢容易、生活糜爛這些東西,

沒有人會了解每一個妹妹到酒店上班的真正原因。

優卡今年21歲,應該是個單純無憂無慮的大學生,

但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優卡比起一般同齡的人來的更加成熟許多。

肩膀上的責任也不是只有學業,

每天睜開眼睛就要煩惱學費、生活費、房租等開銷。

優卡並不是無父母的孤兒,但其實也跟孤兒差不了多少。

優卡的媽媽在生下優卡與妹妹之後人就消失了。

優卡對媽媽根本完全沒有印象。

優卡的媽媽其實是優卡爸爸的第二任妻子,

在遇見優卡媽媽之前,優卡爸爸有過一段婚姻,

所以優卡還有一對同父異母的哥哥與姐姐。

或許是因為同父異母,所以哥哥姐姐對優卡與妹妹並不是很友善。

優卡跟妹妹在家裡,就像瑪麗亞一樣。所有事情都要做。

而哥哥姐姐雖然都已經出社會工作了,家裡的事情全部都不管。

爸爸整天除了工作、喝酒,對於優卡兩姊妹也從不關心。

家裡的成員除了使喚人的時候才會跟優卡與妹妹談話,

其他時間就像陌生人一樣毫無交集。

優卡的爸爸從優卡高中畢業後就不再負擔任何優卡的開銷,

說是要訓練優卡獨立自主,但其實卻是自己想要有更多錢可以去喝酒。

也因為如此,優卡一直希望能夠有一個自己的家,帶著妹妹一起生活。

在優卡大二的時候,跟爸爸大吵一架,優卡負氣離家出走,

當時爸爸也把話說絕了,要優卡出了這個門就不要再回來了。

優卡自己在學校附近找了個房子,決定要靠自己好好生活。

每個月在餐廳打工的錢,付了房租跟生活費,根本沒有剩下多餘的錢,

優卡在心裡盤算著,自己必須兼兩份工作才能有錢繳學費,

但是,每天要上課,還要打工,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做第二份工作

正當優卡煩惱的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在路上瞎晃時,

不小心撞到一個西裝筆挺的男生。

優卡連忙向對方道歉,因為自己在想其他事情,沒有注意看路。

那男生笑笑的跟優卡說沒關係。

然後跟優卡閒聊了幾句並遞上自己的名片,

說如果優卡有需要的話可以打給他。

優卡接過名片後,看到上面寫著自己沒有看過的名詞〝招待所〞。

好奇心驅使,讓優卡進一步的詢問這是什麼。

那受過專業訓練的男生當然也回答得非常流暢,

優卡一聽到這可以賺錢,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雖然心動,但還是在心裡提醒自己要小心。

跟男生道別後,優卡馬上回家查了一下是不是像男生說的那樣。

正當優卡查到原來這就是酒店工作時,那男生剛好打電話來,

問優卡要不要去他們公司面試看看。

優卡也把自己在網路上查到的提出自己的疑問,

那男生一再得否認,向優卡保證絕對不是酒店

只是很單純的接待工作而已。

優卡半信半疑的跟那男生說再考慮。

掛掉電話後,優卡又在網路上搜尋了很多有關酒店工作的資訊,

發現那男生說的薪水,跟酒店工作的薪水是一樣的。

工作內容也跟酒店工作的差不多,這讓優卡更相信其實這就是酒店工作

優卡曾經也有考慮是否要到酒店上班

只是因為不了解,當初也沒那麼缺錢,所以沒有去多想。

而現在,優卡根本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

除了要賺到自己下學期的學費,還想要多存些錢把妹妹帶過來一起生活。

這讓優卡很是煩惱。

雖然願意去了解酒店工作,但優卡對於那男生並不信任。

所以優卡在網路上蒐尋到了強尼我,因為同是女生,所以讓優卡不那麼害怕。

優卡主動跟強尼我連絡,在見面當天,因為強尼我的個性比較直接,

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喜歡去畫個大餅讓人看的到吃不到,

所以強尼我把所有工作的內容與細節都告訴優卡。

我看得出來優卡有點猶豫與害怕,

所以我要優卡回去好好考慮再給我答案。

過了一個星期,優卡主動跟我聯絡了,說希望可以試做看看。

試做了一天後,優卡決定繼續在酒店上班

希望除了可以供給自己的生活之外,還可以好好照顧妹妹。

雖然一邊工作一邊讀書比較辛苦,

但優卡一想到自己擁有錢之後能跟妹妹一起生活,

瞬間這些辛苦都不算什麼了。

強尼小語◎

生長在什麼樣的家庭,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但我們的人生想要怎麼過,完全操控在自己的手裡。

只要不向命運低頭,改變就在每一個瞬間。

把抱怨的力氣拿來為自己做些什麼更有意義。

優卡讓我看到的是,就算沒有媽媽,就算爸爸不太管孩子,

就算在家只是個讓人使喚的瑪麗亞,也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現在優卡存到的錢不只能讓自己生活過得充足,還能給妹妹零用錢。

接下來就是存更多的錢,買一間房子,跟妹妹一起生活。

不奢望美麗的童話故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卻可以自己創造幸福滿足的故事。

強尼與大家共勉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