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小姐の心酸血淚史-秋天(上)

今天強尼想要跟大家分享我的一個妹妹的故事。

這個妹妹不僅在感情上遇人不淑就算了,家裡環境也影響了很多。

先將這個妹妹化名為秋天。

秋天的老家在南部,是個非常傳統的大家庭。

三代同堂,經濟狀況或許連小康都稱不上。

因為家裡爺爺奶奶年紀大了,只依賴爸爸一個人在賺錢養家。

爸爸雖然是個老師傅,但鄉下地方,能賺的錢也很有限。

媽媽有些精神疾病,需要長期吃藥控制,也無法工作。

因為老年人的傳統觀念,秋天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裡。

爸爸跟媽媽連生了兩個女兒後,本來已經無力撫養不想再生,

但礙於爺爺奶奶想要男孩子,爸爸媽媽只好再懷第三胎。

不曉得是命中注定還是基因,第三胎還是個女孩。

當時家裡急需要一筆錢,逼不得已把第三個女孩送給別人當養女。

從此也沒有這個女孩的消息了。

之後又接連生了兩個,還是都是女生。

生完第五個,秋天的爸爸已經認命了,不想再生了,因為再生也養不起。

試圖安慰自己,女兒也不錯,其實很貼心之類的。

也不管老人家怎麼說了。

因為養不起是最現實的問題。

一家人靠爸爸一份薪水,勉勉強強也過了好幾年,

但這個看似溫暖的家,其實是個讓秋天根本不想待的地方。

因為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社會新聞案件,幾乎都在這個家發生了。

因為秋天的媽媽有精神疾病,自從嫁到這個家後,

沒有一天不被爺爺奶奶虐待的,被虐待被打都算了。

竟然還被那好賭成性的爺爺給強暴了。

在秋天最小的妹妹國小三年級時,因為溺水而過世了。

爺爺一知道妹妹過世的消息,就急著要爸爸去領妹妹的保險金。

原來爺爺覬覦那筆保險金很久了。

爸爸領到那筆保險金後,完全不經過爺爺的手,就拿來支付一部分的貸款。

之後秋天上了國中後就住在學校裡,過著三個月上班,三個月上課的生活。

秋天並不奢望家裏會給予任何金錢援助,

所以很認真的在工作賺取自己的生活費。

對於家裡的事情也鮮少過問,

家裡除了要錢時會打電話來,其他時候也沒什麼聯絡。

在秋天高中畢業時,爺爺過世了,奶奶因為年紀大了也中風了。

而媽媽的病情沒有好轉,也沒有人有辦法再顧著她了,

只好把媽媽送到安養院去給人照顧。

家裡的開銷也增加了不少,雖然秋天跟兩個姐姐都有在工作

但只有秋天會把多餘的錢拿回家,兩個姐姐從上了高中就搬出去住,

對家裡的事也全然不過問。

秋天為了幫忙爸爸分擔家裡的開銷,跑到酒店上班

秋天的個性就是大剌剌的,少根神經似的。

對於未知的酒店工作沒有擔心害怕,看了報紙上的廣告,就跑去應徵了。

剛到那環境時,秋天還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後來才知道,

原來要在那間酒店上班酒店小姐通通要住宿舍。

說的好聽是幫酒店小姐省錢,但其實房租跟住外面只差一兩千塊。

其實真正的目的是那家酒店希望集中管理,宿舍的每個走道都裝有監視器。

在該店上班的酒店小姐幾點回家,幾點出門店家都清清楚楚。

每一天上班時間到了,就會有人到宿舍來接送小姐。

秋天一開始還天真地以為有人接送很好。

後來才知道接送的那些,全都是有欠錢的酒店小姐

店家怕他們逃跑,所以限制了他們的行動自由。

在這家酒店工作了半年,秋天覺得實在太沒自由了,

所以與那邊的人斷絕所有聯絡,獨自跑到台中生活。

這一次秋天不敢再亂找酒店工作了。

先找了個工廠的作業員工作先做著,再慢慢找其他的。

後來同事知道秋天想要多賺點錢,

就介紹秋天可以轉大夜班,薪水可以比較多。

秋天想了想,反正只是時間顛倒,薪水可以多一萬塊,有何不好。

就向主管提出想轉大夜班的請求。

在台中生活了幾個月,也認識了幾個朋友,當然也從這幾個朋友中,

找到了他的第一個男朋友。

這個男人看起來老實,家裡環境不差,也計畫開公司。

讓秋天覺得這個男人很上進,有目標與規劃。

這個男人也真的說到做到,在他們交往兩個月後真的開了間公司。

只是一開始資金周轉不過來,秋天也幫了這個男人不少忙。

秋天對於這個男人並沒有保留,自己能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

這個男人為了讓秋天有安全感,把公司的名字改成秋天的名字。

這動作讓秋天更相信跟這個男人會有未來而繼續付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