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現在社會價值觀變了,總覺得單親家庭越來越多。

我帶的很多妹妹不是單親家庭長大,就是本身是單親。

單親沒有不好,只是單親的家長很辛苦,需要一人分飾兩角。

又要一個人扛兩個人的責任,負擔一個家庭的經濟。

小咪就是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女孩。

從小爸爸就因為外遇,跟媽媽離婚。

後來因為爸爸再婚,所以小咪跟哥哥從小就是跟著媽媽生活。

媽媽一個人做兩份工作,才足夠負擔家裡的開銷。

也因為這樣,小咪跟哥哥從小就很少跟媽媽說到話,

每天唯一可以見面的時間,就是匆忙的早晨。

媽媽趕著上班,小咪跟哥哥趕著上課。

起床匆忙的梳洗後,大家各自出門。

小咪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在家裡吃飯的滋味。

每次媽媽都是給小咪跟哥哥生活費,讓他們自己去買吃的。

雖然這樣的家庭感覺少了點溫暖,

但小咪跟哥哥也很懂事,知道媽媽一個人工作要養家很辛苦,

所以不管是在課業上,還是家裡,從來都沒有讓媽媽操心過。

但到了小咪國中的時候,因為同學歧視小咪是單親,

幾個帶頭的聯合全班組成小團體,集體排擠小咪。

小咪的個性也從那一刻開始改變。

小咪不再想當個乖小孩了,因為在小咪的心裡認為,

因為他單親,就不被認同不被接受,

不管小咪在學業上多麼努力,在同儕間多麼熱心,

同學都還是要排擠他…

於是小咪開始跟幾個比較貪玩的同學走得比較近,

跟著他們學著飆車,學著抽菸,學著打架,學著罵髒話,學著翹課。

漸漸的班上的同學不再排擠小咪了,因為在同學的眼中,

小咪變了,不再是從前那個乖乖默默的小咪,

而變成大家口中的大姊頭,小咪的背後也多了群小跟班。

小咪對於這樣的感覺感到開心。

因為他覺得自己變成了焦點,再也沒有人會冷落他排擠他了。

直到有一次,小咪跟一群朋友一起出去,打架鬧事鬧上了幾察局,

對方堅決提告,小咪的媽媽接到警局的電話特地跟公司請假趕到警局。

小咪一看到媽媽來了,頭低低得不敢抬頭看媽媽。

心想著:完蛋了!媽媽一定會很生氣。

沒想到媽媽並沒有責備小咪,反而是抱著小咪,跟小咪道歉。

因為自己忙碌於工作,沒有時間好好地陪著小咪,

才讓小咪變成這個樣子。

小咪對於媽媽突如其來的舉動嚇著了,

跟媽媽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媽媽看到被打的人,頻頻鞠躬道歉,

希望對方能夠原諒小咪,他不希望小咪還這麼年輕就留下不好的紀錄。

小咪看到媽媽這樣,終於退去了這一陣子的武裝,

脫掉所謂大姐頭的盔甲,跟著媽媽一起低著頭道歉,

真心的祈求對方的原諒。

對方看到小咪跟小咪的媽媽這樣的道歉,

雖然被打得很冤枉,也打算私下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