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不能去,去了一定會出事。
因此,我很堅決地說:“不去。”
說出這兩個字時,我似乎使出了全身力氣。
他卻隔幾天就打電話來約我一次。
我的拒絕一次比一次顯得吃力,到第四次時,“不去”這兩個字,
終于被輕輕的一聲“嗯”代替。

那晚,我們喝了很多酒。
當他說去HOTEL時,我說:“不!”
聲音卻低得連我自己都覺得沒有抵抗力。
當他用力摟著我,霸道地給了我一個長長的吻後,我就不由自主了。
我知道這樣對不起老公,
可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去回味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因此,當他再次約我時,我毫不猶豫地去了。
連我自己都驚訝自己的瘋狂。

雖然我在酒店上班,但從小家教甚嚴的我對男女之事還是看得很重的,
因此,再次瘋狂之後,我被自責和愧疚壓得喘不過氣來。
出了賓館,我不停地往前走,而他緊緊地跟在我身後。
走到小公園裡,我坐在一旁的鞦韆,搖搖晃晃的想讓自己清醒過來。
我問他:“你喜歡我什麼?我有老公,有兒子。”
他說:“愛就是愛,不需要理由,有理由就不是愛了。”
看著他那雙漂亮的眼睛,我知道我中毒了,中了愛情的毒。
那晚,我沒有回家,也沒去酒店上班

她語速飛快地述說著這一段,幾乎不讓自己有一絲喘氣的機會,
說完後,才突然沮喪地低下頭,怔怔地盯著自己桃紅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