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裡,她的聲音很輕很溫柔,感覺應該是個甜甜的小女生。
見面時才發現,她已經不年輕了,雖然妝化得很濃豔,
卻仍讓人一眼望出疲憊,而且厭倦。

她開始說她27歲,說到後來,自己都意識到在年齡上前言不搭後語,
才用橫了心的表情告訴我她的實際年齡。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並不是怕別人對號入座,

而是已經許多年沒有說出真實年齡了,她自己也希望能夠忘記。

我也曾經“風光”過我的家庭很複雜。

我與哥哥姐姐是同父異母,我媽媽是爸爸的第二個妻子,只生了我一個。
小的時候我很受寵,20歲時,爸爸因病去世了,我和媽媽被哥哥趕了出來。
姐姐也不理我們,我就去做了酒店小姐

像我那時的年紀,做酒店小姐多半會吃虧,可是我沒有。

同行說我天生是這行的料,從不上當受騙。

再熟的客人,我也只認“錢”。
在酒店女人想不受騙也很簡單,就是不動感情,

不要管對方為你花多少錢,也不要被他們送的禮物迷惑。
點我的客人,第一次給我一百塊錢,我不會說什麼;

第二次如果也只給我一百塊錢,我還是不會作聲;

如果第三次他仍只給一百,我就不會出台了。

自然會有領班上去告訴客人,我這人好面子,幾次都給同樣的價,
我臉上掛不住,死都不會出來的。
識趣些的客人就會加價。
我從來不像身邊酒店小姐一樣穿性感的衣服。
我喜歡把自己打扮成白領的樣子,看上去嫵媚又精神,
陪客人出去應酬時他也會覺得有面子。
所以,有很多人專門點我。

我在很多酒店都呆過,被挖過來挖過去的。

那時我真的很風光,總有人請我遊山玩水,

幾年下來,我免費遊玩了許多城市。
有次我跟他們出去吃飯,服務員端菜時,
同桌有人起身正好撞上,一些湯灑到我衣服上,
那人當即給我五百塊錢,讓我買新的……

 (她喋喋不休地說著曾經的“美好時光”,目光迷離,像在做夢。

我有些迷惑地看著她,不知道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在說夢境。
說完這些往事後,她停了片刻,頭垂下來,

也許是曾經的“輝煌”襯出了現在的暗淡吧,她的表情悲傷得令人難過。)

想找個人來愛
錢來得容易,去得也容易。
在酒店,我就想找個男人嫁了。
可是我看不上他們,個個肥頭大耳、滿身銅臭。
幾年來見了太多這樣的男人,我在內心有些瞧不起他們,覺得他們都蠢,
都是我的手下敗將,沒什麼可怕的。
張韓是我的一個熟客帶來的。
他在一家台灣公司做部門負責人,高高瘦瘦的,

只比我大幾歲,很年輕,很帥,也很酷。

我習慣了被男人圍著,第一次見面時他卻連眼角都不看我,
規規矩矩地跟著另一個酒店小姐唱歌,
我很不甘心,故意找他搭訕,非要他請消夜,
他笑了笑,同意了。

喝酒時,我跟別人賭酒,一杯接一杯。
其實,我就是試他會不會過來救我,
果然,他用手按住我的杯子說:好了,你喝太多了。
他對我並不好,我卻像瘋了一樣地愛上了他。
也許是一種心理發洩吧,我心裡知道他並不好,
可是我就想找個人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