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那個年紀的女孩需要愛上某個男人吧,正好他出現了,

比我身邊那些男人要好,所以,我就愛上了他。
他在那個公司只做了幾個月就不做了,我辭職,想跟他做點小生意。

說是做生意,其實只是我投錢,因為我不懂。
雖然接觸過好多做生意的人,可我一天到晚想的是錢,
並沒有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經驗…我也不想操這方面的心。

幾次生意都失敗了,錢是丟到水裡連響聲都沒聽到。
我當時也沒有很在意,覺得兩個人都年輕,再想辦法。

可是他說這裡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他要去大陸。

我想跟著去,他也說不用,等他站穩腳跟再接我去。
結果是,他去了後就沒有音訊。

他不能讓我依靠
當時我已經28歲了,雖然看上去還很年輕。
經歷了張韓後,我受了很大打擊。
沒有錢,又沒有什麼別的本事。
再回酒店,肯定會被同行笑…我年輕氣盛時,得罪的人可不止一個兩個。
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陳恩出現了。
他是一家企業的老總,什麼都有,包括妻子孩子。

他對我說過,他可以保證我的生活,但沒有辦法給我更多的東西。
我接受了他的條件。

那幾年,我最大的賺錢方式就是去酒店訂餐,
他帶人去吃飯,然後我從酒店拿回扣。
這些錢不算少,可是對我是不夠的。
我和媽媽的生活費,還有自己的置裝費都不低,
跟他在一起,我沒有什麼積蓄。
其實錢不是主要問題,而是他的人也靠不住。

有次晚上九點多時,媽媽因為高血壓昏迷了,
我急得打他的電話,結果一接通他就掛斷了。
一個小時後,他才打來,劈頭蓋臉地就把我罵一頓,
說我不該下班後還打他的電話。
我哭著說我媽媽快死了,現在正在醫院,他才沒做聲。

但也沒有趕過來。
這樣的事情多了,我的心也越來越涼。
我可以不要妻子的名分,可是我想找個可以依靠的人,
而陳恩,明顯不是那個人。

他說我變了
跟陳恩交往後,我怕別的男人來電話他會不高興,就換了手機。

有次,因為心情鬱悶,又很無聊,我把手機換回原來酒店的,
沒想到幾分鐘後,電話響了,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個男人就是現在最讓我傷心的男人。
他叫余力。

從電話裡能感覺到他很驚喜,說他一直在找我。

我問他找我幹什麼,他說對我印象很深刻,總想再見見我。
這個男人我沒有很深的印象,只記得他矮、胖,說一口蹩腳國語。
當時我極為瞧不起他,雖然他對我很大方,可是那時對我大方的人多了。
我們約著去綠茵閣見面。

他沒變多少,還是以前的樣子,一笑一口黃牙。

但我對他客氣多了。
他告訴我,他現在的生意做得不錯,跟老婆離婚了,是單身,
想找個對他有幫助的賢內助。
我認真地聽著,表現出對他的生意很有興趣的樣子。
這個時候,什麼外表、感覺統統不重要了。
我就想找個能真正娶我的人。

吃完飯,臨走時,他笑著對我說:彩彩,你現在變了很多呢。
我很奇怪地問:哪些方面啊?
他拍拍我的肩說:以前你一看到我,就說,拿錢來拿錢來!

然後拿了錢就跑了,不管我給你多少錢都是一樣的,
我心裡想,這女孩還真是狠心啊。
我臉一下子紅了,連忙對他說:以前真是太對不起你了,是我年輕不懂事。
他很爽朗地笑起來,連連說沒關係沒關係。
我也笑了,放下心。

也許只是一場報復遊戲
我以為自己終于苦盡甘來,有機會真正結婚成家。

為了接余力的電話,我專門買了個手機。

他後來又聯系過我幾次,我費盡心思地討好他。
有次我們去公園散步時,他踩到水坑裡,
兩只鞋子都濕透了,回家後,我蹲在地上用吹風機把它吹乾…
換作以前的我,哪裡會做這種事啊!
可是,他卻總不提結婚的事。

過元旦時,我打電話給他,想一起吃飯,他說有應酬。

我告訴他,不管他應酬到幾點,完了就打電話給我,我會一直等他的,
他答應了。

可是直到半夜他也沒有回電話給我。
 (我忍不住打斷她問:那時,你還在做陳恩的情人嗎?

她愣了一下,點點頭。
我接著問:你不怕他發現嗎?
她搖搖頭說:一般節假日他都要在家陪老婆孩子。

而且,我跟他幾年了,感覺到他其實也想要結束與我的關系,
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如果我現在可以找個男人,他也不會反對。
我點點頭,示意她講下去。)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覺,醒來後又打電話給他,
這次是個女人接的,在電話那邊嬉皮笑臉地問我是誰,找他有什麼事。
我也聽到他在一邊笑著叫那個女人不要胡鬧,把手機給他。

可是那個女人沒有給,他也沒有搶過去。
而電話這一邊的我,心情痛苦到了極點。
我突然發現,也許這一切都是他對我的報復,
報復我以前對他的冷淡和無情。

真是鬱悶啊!
他那樣的男人,放著以前我連看也不會看他,

現在卻被他落井下石,狠狠欺負了。
這些日子的經歷,讓我看透了男人,
現在我只想認真的過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