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班》改編自著名作家白先勇的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該劇敘述的是20世紀40年代至60年代,

從上海“百樂門”到台北“夜巴黎”的一段風花雪月的故事,

講述了一位風華絕代的舞女大班金兆麗

及“百樂門”幾大美女的風月傳奇和悲情姻緣。

上世紀60年代,台北“夜巴黎”舞廳,

年過四十的舞女大班金兆麗即將嫁作商人婦,

在此度過最後一夜。世態炎涼,往事歷歷湧上心頭,令她感慨無限。

1948年的上海,她是百樂門舞廳的頭牌舞女,

紅極一時。她曾在上海百樂門中風華絕代,吸引到無數人的熱烈追捧。

但是她出淤泥而不染,為人豪爽大方,樂善好施。

但命運弄人,血液裡流著貴族般傲氣的她,原本應是出生豪門的金枝玉葉,

卻與另一個女孩交換了不屬於她的命運,豁達堅強的不願破壞別人的人生,

敢愛不畏強權,敢捨勇於犧牲,不認命自己主宰命運, 

她的哥哥金兆亮時刻愛護著這個與她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

因家貧又患有家族遺傳性貧血症,其母為了替他治病,

偷偷將也患同樣病症的親生女兒,與鬱家千金交換,因都是初生嬰兒,鬱家並未發現,

兆亮卻因此對無辜被換到金家受苦的妹妹兆麗,心疼又自責,

與沒血緣的兆麗, 兄妹倆之間親情感人至深,兆亮一生自責拖累妹妹步入風塵,

所以自暴自棄,外表冷酷,個性更衝動蠻橫,逞兇鬥狠,沈淪於黑社會不能自拔而被捕。

她與初戀情人盛月如開啟了金兆麗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兩人不顧世俗的非議,單純的戀愛,但曾經的愛情卻被殘酷的現實逼迫,

盛月如與她都為了這段感情放棄了很多東西。

二人被迫分離,空留兩人天涯一方的思念和遺憾。

世事變遷,金兆麗在 台灣夜巴黎舞廳繼續著大班生涯,而她一生感情沉浮,

唯有成功商人郭世宏一生愛慕金兆麗這女中豪傑,並追隨她先後從大陸到台灣,

郭世宏為人更是謙衝的君子,妻子身染肺疾,卻重情重義不離不棄,

卻始終將兆麗定位於紅粉知己,彼此相知相惜,

兩人間已昇華的情操,令人稱羨。

商人陳榮發對金兆麗欣賞有佳,想 娶她為妻,

好好照顧她後半生。然而就在陳榮發和金兆麗的婚禮上,

盛月如奇蹟般的出現……

她自己的姐妹——“百樂門”幾大美女的風月傳奇,

她們中有的嫁作商人婦;有的則看破紅塵,終身與青燈古佛為伴。

伴隨著金兆麗的回憶……歌舞匆匆,光陰似箭,

曾有的如夢初戀,刻骨摯愛;昔日的似錦繁華,歡場熱鬧,

轉眼煙消雲散,曲終燈滅,唯有那 一首老歌常在她心中縈繞。

這是一段由輕歌與曼舞、燈紅與酒綠、朱顏與白髮、香鬢與麗影、

西裝與旗袍、金錢與愛情、蒼涼與華麗交織而成的醉夢人生。

〝強尼小語〞
 

金兆麗有個好賭的養母,身懷重症的哥哥。

為了哥哥的病,她亦然決然的踏入百樂門,

雖說人在風塵,但她仍有保有一顆善良、純真的心,

就這樣她成為了百樂門的紅牌,被封為玉觀音。

面對感情,她則是義無反顧的愛著盛月如,

即使她明白對方家庭不願意接受她是舞女的身分。

她還是願意放下百樂門紅牌舞女的身分,

洗盡鉛華跟月如組織ㄧ個小小的家庭。

雖然過程中很辛苦,也失去了很多東西。

令我深深的體悟到,就算是舞女也有爭取幸福的權利。

最近常常在知識+看到,很多酒店小姐對於感情總是不敢爭取,

因為她們害怕受傷、害怕自己的身分會被嫌棄。

所以 面對感情時總是退縮、放棄或是鄙視自己,

強尼想問寶貝們,當妳面對感情時就選擇放棄,

妳怎麼會知道自己會不會幸福?!

妳的幸福你都已經否定了,

這樣 你會得到幸福嗎?!

舉個例子,利菁,大家都知道她是變性人,

但是不曉得大家還記不記得,

利菁的老公也是在最後一刻才知道利菁是變性人。

但是利菁的老公願意接受她,妳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利菁的老公是真心愛著她,從新聞爆發的那一刻開始,

媒體 就不斷的追問利菁與她老公關於身份上的問題。

而利菁的老公總是一路相挺,並且心疼利菁受到這樣的傷害。

看完這樣的例子,不要覺得幸福遙不可及。

重點是妳能不能找到真心愛妳的人,

而不是擁有特殊身分的人都不會獲得真愛。

一個真心愛妳的人,倘若知道妳曾經做八大行業。

我相信他也只會感到心疼,而不是一連串的批判、傷害、唾棄。

寶貝們,相信自己、真愛自己,妳值得擁有幸福、快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