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小姐の心酸血淚史-庭郁(上)

有很多不了解酒店的人,都會覺得在酒店上班很輕鬆。

甚至覺得酒店小姐只是靠一張臉,或是靠身體賺錢是非常低下的工作。

但在這個社會上,每一個行業的存在都有他的原因。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需求,所以有酒店小姐的存在。

往往最看不起酒店小姐的,都是那些一天到晚跑酒店的人。

在網路上偶爾會看到關於酒店小姐的新聞,

最吸引我的不是報導的內容,而是底下的留言。

有趁機打廣告的,也有一昧謾罵的,也有為酒店小姐平反的。

各式各樣的都有,而其中以謾罵的占大多數。

沒有人能真的體會在那一張張胭脂濃厚的面具下流過多少淚水。

也沒有人能真的了解在那滿是風塵的笑容底下隱藏著多少心酸。

人們總是習慣針對自己所看到的去發表言論,

卻從未去探究有時候眼見不見得為憑。

庭郁就是一個被輿論傷的體無完膚卻仍然堅強的女孩。

今年是庭郁在酒店上班的第二年。

白天,庭郁就是一個與一般大學生沒有兩樣的女孩。

到了夜晚,撲上略顯成熟的脂粉,踩著十幾公分的高跟鞋,

在一個又一個的包廂內,展現自己的笑容與美麗。

酒店上班的事情,庭郁沒有告訴任何人。

因為庭郁知道,即便是到了現在如此開放的社會,

大家對於在酒店上班的女孩子仍會以有色眼光來批評。

即使心裡孤單,即使上班遇到不好的客人,

庭郁總是在每一天回到家後,卸了妝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獨自流淚,獨自療傷。

這些內心的孤寂與苦悶,沒有人可以分享,

就像在這個社會上,不管受了多大的傷,

狠狠痛哭過,還是要靠自己站起來。

而唯一能給自己力量的,也只有自己。

有的人也許會好奇,庭郁是個大學生,為什麼不單純的做個學生就好,

卻要選擇到酒店上班

我想,如果有所選擇,應該不會有人是非常心甘情願地到酒店上班的吧!

庭郁是個獨生女,從小跟媽媽相依為命,至於庭郁的爸爸呢!

庭郁從出生過就沒有看過這個人了。

小時候還會奢望有天一覺醒來就能看到爸爸出現在自己眼前,

但那也僅止於小時候的幻想罷了!

庭郁的爸爸從來沒有在庭郁的生命裡出現過,

曾經庭郁怨恨過,但那是因為對於爸爸這個人還有所期待。

期待著有天爸爸能出現,期待著有天自己也能像同學一樣可以跟爸媽一起出去。

可是一次次的期待落空,庭郁也漸漸地從期待轉為失望又轉為怨恨。

對爸爸的怨恨一直持續到媽媽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

庭郁才突然了解,沒有爸爸又如何,自己還有一個很完美的媽媽。

雖然從小不是過著多富裕的生活,但媽媽該給予的關心與疼愛沒有少過。

甚至因為庭郁沒有爸爸,庭郁的媽媽更加用心地對待庭郁。

躺在病床上的媽媽像是交代遺言似的告訴庭郁:不要去恨任何人!

因為恨一個人所要付出力氣,會讓自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完成其他事情。

醫生告訴庭郁,媽媽得的是癌症,但幸好發現得早,

只要配合醫院的治療,能夠治癒的機會是非常大的。

可是癌症所要用的藥物治療費用實在太高,

庭郁逼不得已才會選擇到酒店上班

為了讓媽媽可以安心的在醫院治療,庭郁對媽媽撒了謊。

告訴媽媽自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醫藥費的部分不用擔心。

平常庭郁就利用自己下課的時間在醫院陪媽媽一起吃晚餐,

吃過晚餐後,等媽媽吃完藥休息後,才靜悄悄的離開病房,

回到家裡化妝,整理頭髮,然後到酒店上班。

每天都是這樣的過,雖然辛苦,但庭郁沒有喊過一聲苦。

對庭郁來說,只要媽媽能夠好起來,這些辛苦都不算什麼。

本來以為在酒店上班的事只要自己不說,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某天庭郁跟客人一起到東區吃飯,好巧不巧遇到班上的一個同學A。

庭郁跟班上同學沒有特別好或不好,因為庭郁不喜歡自己的事情讓別人知道,

所以跟每個人都是維持著普通平淡的友誼。

偏偏遇到的這個同學A是班上的風雲人物,

除了是系學會會長外,追求者可以說沒有一百也有五十。

就在庭郁緊張的不知道會不會被認出來時,

突然想到自己平常在學校都是素顏,班上同學也沒看過自己化妝的樣子,

應該是不會被認出來吧!

正當心裡這麼想,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時,

一抬頭發現那個同學A一直盯著自己看。

庭郁決定當作不認識的從同學A的身邊走過,

本來想說萬一要是真的被認出來了,就說出來約會好了。

幸好這個客人的年紀不是太大,長得還算斯文。

應該可以勉強混過去。

隔天到了學校,庭郁刻意坐在教室的角落等著上課,

昨天遇到的同學A突然走到庭郁的面前,跟庭郁打了招呼,

庭郁心想完蛋了,一定是昨天被認出來了。

果然同學A的下一句就是:欸!妳昨天有去東區嗎?我昨天好像有看到妳。

庭郁不斷告訴自己要鎮定的說:沒有耶!妳可能看錯了。

在說這些話的同時,庭郁緊張的流了滿手的手汗。

同學A不放棄又問:可是真的很像耶!旁邊還有一個男生,是妳男朋友嗎?

庭郁看到同學A也不是很確定的樣子,決定否認到底。

接著說:妳看錯了啦!我昨天一直待在家,而且我沒有男朋友。

同學A聽完庭郁說的,只好放棄八卦的精神說:好吧!可能我看錯了!

看到同學A回到位置上,庭郁才終於鬆了口氣。

可偏偏冤家路窄,隔了兩天又在錢櫃遇到那個同學A,

而這次身旁的客人是個年紀大到可以做爸爸的大叔,

庭郁趕緊躲在客人的身後,快速地通過大廳,希望沒有被同學A看到。

隔天到了學校,庭裕因為前一天喝了不少,身體不舒服的趴在桌上休息。

而這同學A果不其然的又走到庭郁的座位旁,

這次同學A開口的問題,讓庭郁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同學A一坐下來就問:妳是在幹嘛的?怎麼每次看到妳旁邊的人都不一樣!

庭郁勉強撐起身體,打算跟上次一樣否認到底。

還沒開口,同學A又說:妳不要跟我說昨天那個人不是妳喔!我可是看得很清楚!

庭郁看到同學A這麼說,心想這次好像真的瞞不過了,

於是拉著同學A的手往走廊的角落走,

庭郁用懇求的語氣要同學A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同學A聞到八卦的味道,當下的好奇已經大過任何事了。

不管庭郁這時候說什麼,同學A都一口答應。

庭郁以為同學A真的能保守秘密,就把自己在酒店上班的事情說出來了。

同學A聽到後,眼睛和嘴巴睜得很大。

因為對酒店小姐完全不了解,又接著問了庭郁很多問題。

庭郁一一回答後,又再次提醒同學A,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

同學A拍了胸脯保證之後,回到教室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