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從那天之後,班上同學看庭郁的眼神都不太一樣了。

每個人看著庭郁都在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說什麼。

庭郁看到班上同學突然變成這樣,就知道自己被出賣了。

非常生氣的跑去找同學A理論,質問她是不是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同學A不但沒有絲毫愧疚還說:妳就是愛慕虛榮啊!不然幹嘛去酒店上班

庭郁生氣的說:誰跟妳說我是愛慕虛榮才去酒店上班

同學A又說:真沒想到妳可以為了錢這樣出賣自己耶!好可怕!

庭郁氣得發抖地說:枉費我那天跟妳說那麼多!妳還這樣誤會我!

同學A又說:阿妳不就是跟我說妳是為了錢才去酒店上班的!

庭郁接著說:我是為了錢沒錯!但我是為了我媽的醫藥費!

同學A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更大聲的說:妳為了妳媽就可以出賣妳自己喔!

庭郁聽到同學A這麼說,就知道一定誤會了什麼了。

接著解釋:我沒有出賣自己,我也沒有做妳所想的那些事!

同學A上下打量著庭郁說:唉唷!這種事,如果是我,我也會說沒有啊!

庭郁知道不管自己怎麼解釋都沒有用,又生氣又難過地轉頭就走。

在那之後,班上同學把庭郁說得更難聽了。

一人一句加油添醋的結果,

變成庭郁是個愛慕虛榮為了錢不惜出賣自己身體的人。

庭郁知道不管自己怎麼解釋都不會有人相信,只好用沉默來應對這一切。

面對輿論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

因為不管怎麼說,到最後都會被曲解成與原意完全相反的謠言。

雖然心裡很苦,但庭郁還是告訴自己要堅強。

因為同學的說長道短,讓庭郁在酒後崩潰了好多次。

可是在酒店上班不就是這麼回事。

懂得人不會說,不懂的人卻說得好像自己做過一樣。

果然一段時間過後,班上同學發現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庭郁在酒店上班這件事也漸漸被大家遺忘了。

對於沒有經歷這一切的人來說,好像一切就這麼雲淡風輕的過了。

可是對庭郁來說,要熬過這些日子花了很大的力氣。

某天,有位同學B怯怯地走到庭郁的身旁,想跟庭郁說話,卻欲言又止。

庭郁看著同學B說:怎麼了?

同學B才說:痾~就是~之前有聽說妳在酒店上班的事,我想問…

庭郁沒等同學B把話說完就說:這件是你們不是都知道了,應該沒什麼好問的吧!

同學B緊張的解釋:不是啦!是我家裏遇到一些困難,所以我想問妳我能不能去。

庭郁不解地問:為什麼妳會這樣問?

同學B接著說:因為我爸的生意失敗了,我們家現在欠人家很多錢,

聽同學說妳在酒店上班可以賺很多錢,所以我想問問看我能不能也去試試看。

庭郁半信半疑地說:可是妳應該也聽到很多要出賣身體之類的吧!

同學B有點膽怯的說:恩!但我想說問你比較準。同學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庭郁看著眼前的這個同學B,心想終於有個人願意聽她說了,

很開心的跟同學B說酒店小姐的工作內容與自己為什麼到酒店上班的原因。

同學B聽到之後,很驚訝地說:怎麼跟班上同學說的都不一樣!

庭郁不以為意的說:大家一個傳一個,傳到最後根本不知道加油添醋了多少。

同學B又說:那大家在亂講的時候妳怎麼都不反駁!

庭郁無奈地說:我反駁有用嗎?有人會相信嗎?

與其說了老半天沒人相信,不如什麼都不要說。

反正總有一天會有人知道事實不是如此。

同學B看到庭郁這麼豁達的樣子,不禁誇讚庭郁的智慧。

庭郁不好意思地說:不是我有智慧,而是我知道我跟他們對抗也沒用。

與其把力氣花在解釋,不如把那些力氣拿來賺錢。

庭郁又接著說:如果妳想到酒店上班一定要想清楚,不然妳很容易就走偏了。

同學B聽完庭郁說的,點點頭並說:嗯!我會回去想清楚的。

這一天,庭郁如往常地陪媽媽吃完晚餐要到酒店上班時,

突然接到同學B的電話,表示也想要一起去上班。

庭郁就把強尼我的電話給同學B並說:這是我的酒店經紀,妳跟她連絡吧!

而隔天,同學B就跟庭郁一起在酒店上班了。

班上同學看到庭郁跟同學B走得很近,不免又開始傳來傳去了。

庭郁對於同學的閒言閒語早就已經習慣且不當一回事了。

反倒是同學B,聽到同學在說閒話時,直接在大家的面前反駁。

連之前同學亂傳庭郁的部分一起反駁。

但如果反駁有用的話,就不會有輿論的存在了。

有一部分的人沒有再說,但也有一部分的人,以說閒話為樂。

還是不停的說三道四。

但不管怎麼樣,這一切最後還是會被時間帶走。

時間久了,大家也漸漸的遺忘了。

◎強尼小語◎

當我們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時,不要隨便評論別人。

道理很簡單,但要做到卻很難。

就像這故事裡那些不了解實情的班上同學一樣。

沒有人是真的了解酒店小姐,也沒有人是真的知道酒店工作內容,

可是一個個說的跟真的一樣,好像自己在酒店上班過一樣。

別讓我們的一句無心造成別人心裡永遠的傷痛。

每件事情的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

當我們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時,就不該妄下評斷。

大家對於酒店小姐的了解與認知大多是來自報紙媒體雜誌,

而大多都喜歡將愛慕虛榮、出賣人格與酒店小姐畫上等號。

但強尼想說的是,在酒店裡,這樣的酒店小姐的確存在,

可是滿腹辛酸的也是大有人在。

不管別人怎麼說,嘴巴長在別人的身上,

我們沒有權利要求每個人都了解我們或是喜歡我們,

我們不管做得多麼完美,也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接受,

既然如此,那就做最好的自己吧!

何必管別人怎麼說呢!

與其花時間跟力氣千方百計想要堵住別人的嘴,

不如將那些心力拿來好好為自己的目標努力。

不需要向那些不了解的人解釋自己的所作所為,

因為當他們為反對而反對的時候,

解釋得越多只是讓他們找到更多可以反對的論點。

這個社會不就是如此,每個人都可以躲在螢幕後面,

用一個虛擬的身分當個鍵盤殺手,說著不負責任的言論。

手指輕輕敲打幾個字,彷彿就可以論定一個人的成敗、是非或生死。

大家好像都成了警察,成了法官似的彰顯正義。

可真正的是非,每個人心裡的那把尺都不一樣。

沒有統一標準,也沒有辦法統一。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我們能有獨立且獨特的思考與個性。

凡事只要對得起自己,那就沒什麼需要向任何人交代的了。

強尼與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