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小姐の心酸血淚史~羽馨

每天都有不同的生活挑戰在等著我們。

所以我們必須在每一個挑戰與困境中讓自己更加成長。

別讓同一個坑絆倒自己兩次。

走過的,走錯的,都不要緊。重要的是知道如何走回正確的路。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我們這一行的女孩子大多都是愛慕虛榮的。

強尼我不可否認,的確有這樣的女孩子。

但更多的是真的有困難的,逼不得已需要走到這一步的。

沒有人知道在那一張張胭脂粉下的表情是如何,

只看的到表面的華麗與愉悅。

今天強尼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一個妹妹的故事。

這個妹妹叫做羽馨,今年23歲,正值青春年華。

但卻看起來卻比同齡的女孩更加的成熟。

並非天生的容貌就比較成熟,而是人生的經歷在她的臉上留下了滄桑。

羽馨的爸爸是個成天除了賭博、喝酒,沒別的事情可做的男人。

每天光想簽牌,就佔用了他大部分的時間,更不用說對小孩能有多少關心了。

而羽馨的媽媽為了維持家裡的開銷,每天不停的工作。

羽馨總是藉由書桌上的錢來知道,媽媽有進來房間過。

羽馨是獨生女,卻沒有得到像是獨生女般的關愛。

在羽馨的心裡,自己就像個沒人管的孩子,

所以羽馨學著做一些反叛的事,希望可以得到爸媽的關心。

在羽馨國中的時候就跟著同學翹課、抽菸、打架,

只要是能鬧到學校通知家長的事,羽馨通通都做了。

因為只有在這個時候,羽馨才有機會看到媽媽。

每一次看到媽媽生氣的樣子,羽馨才會覺得自己是有媽媽的孩子。

而羽馨的媽媽看著羽馨的行為偏差,只有滿滿的無奈。

因為自己的工作而疏忽了孩子,但迫於現實的無奈還是必須以工作為重。

也因為羽馨的偏差,讓羽馨父母之間的關係更加惡化。

羽馨每個晚上都是在父母的爭吵聲中醒來。

看到爸媽吵得越激烈,羽馨越覺得開心。

因為只有這時候羽馨才覺得父母是有在關心的。

媽媽抱持著只是國中的叛逆期,長大一點就會好了的想法,

也無暇去管教羽馨的行為。

到了高中,羽馨還是依然故我的在學校惹事。

有一天,羽馨的媽媽終於受不了了,嚴重警告羽馨。

如果再這樣繼續鬧事,就不給羽馨生活費與零用錢。

但羽馨根本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照樣鬧事。

這一次,學校又通知羽馨的媽媽到學校來,

羽馨看到媽媽比以往更加的憤怒還暗自竊喜。

沒想到回到家時,媽媽發起狠把羽馨趕出家門,

羽馨既錯愕又傷心,負氣的跑去朋友家。

從那天之後,就沒有再回過家了。

羽馨住在朋友租的套房裡,哭的泣不成聲。

但因為賭氣,不肯低頭回家。

從那天之後,羽馨也沒有在去學校了。

開始跟著朋友每天鬼混,到撞球館打工,

認識了許多當時在羽馨的心裡覺得就像是家人的朋友。

這一群朋友,不是飆車就是嗑藥,也非常慷慨,

總是會提供羽馨各式各樣新奇的玩物。

一開始羽馨總會拒絕,但自制力不夠強,一旦用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羽馨開始沉迷在那個虛幻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裡,沒有殘酷的現實,沒有爸媽,只有自己。

用的時間越長,羽馨對這東西也就越依賴。

每次遇到不開心的事,想起爸媽的時候,羽馨就會選擇逃避到那個世界裡。

有天,這幾個在提供玩物的朋友被抓了,羽馨找不到人要東西。

就自己到外面去找,但這些東西並不便宜,

憑著羽馨在撞球館賺的錢,根本不夠她玩幾次。

經過朋友的介紹,羽馨先是做了檳榔西施,

後來嫌檳榔西施賺的錢不夠多,又轉而做酒店小姐

領到薪水那一刻,羽馨覺得酒店小姐這工作真是太好賺了。

不過就陪客人聊天喝酒,有東西可以玩還有錢可以賺。

因為羽馨一開始的出發點就錯了,到後來當然也不可能有多好的結果。

每個禮拜賺好幾萬,但還是負債,且負債不停的增加。

因為羽馨用的量越來越多,本來薪水是很好花的,但全都拿去玩了。

每次玩到沒有東西,就會先跟她的酒店經紀調。

日子一久,漸漸的也越欠越多。

有一天,羽馨下班後,看到一通家裡打來的電話,

這是羽馨離開家裡這麼多年,第一次家裡打電話來。

日子過了這麼久,其實當初的氣憤也早已消失了。

羽馨雙手顫抖的撥了電話,電話接通的聲音,讓羽馨忐忑不已。

電話被接起來,話筒的另一頭是羽馨的爸爸,還有奇怪的背景音樂…像是誦經。

羽馨有股不祥的預感…

果然,爸爸掩著哽咽,告訴羽馨,媽媽過世了。

有留下一些東西要給羽馨,希望羽馨能回家一趟。

聽完爸爸說的,羽馨愣在原地久久說不出話,眼淚也流不下來。

回到家,看到媽媽冰冷的身體與掛著的照片,羽馨的眼淚直往下掉。

看著媽媽留給自己的一封封沒有寄出的mail,這一刻,羽馨才恍然大悟。

原來媽媽並不是不愛自己,只是迫於現實的無奈,

媽媽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照顧羽馨。

對這一點,媽媽感到非常虧欠,也非常驚訝自己怎麼可以這麼荒唐。

在那一剎那,羽馨明白了很多事,但一切都太晚了。

媽媽已經冰冷的躺在那,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羽馨跪在媽媽身邊,說了一整天的對不起,流了一整天的眼淚。

在那一天,羽馨好像突然長大了不少。

羽馨承諾媽媽,一定要戒掉那些玩物,要好好跟爸爸一起生活。

處理完媽媽的後事,因為羽馨還有欠酒店經紀錢,

所以回到酒店上班,但比以往更加認真的上班,

也不再碰那些東西了。

雖然一開始要戒掉很痛苦,但只要一想到媽媽的臉,就讓羽馨更有毅力撐下去。

日子過得很快,羽馨計算了一下自己欠酒店經紀的錢應該也還的差不多了,

想跟經紀確認一下還剩下多少,

還好羽馨有去主動詢問,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經紀薪水亂算就算了,

借支還自己亂加了很多利息,多加了一堆不知打哪來的罰單。

還了這麼久的錢,羽馨自己算大概還了十萬了,但經紀那邊卻還有十萬。

羽馨總共也才欠十二萬,等於這一段時間,還的錢不知道去哪裡了。

羽馨非常生氣,但欠人錢也無法多大聲說話,

所以羽馨決定換酒店經紀

問了幾個認識的姐妹,羽馨決定來找我。

聽完羽馨的事,非常替羽馨抱不平。

所以決定接這個妹。

羽馨換到我這邊來後,每個禮拜都上五到六天班。

就是希望可以趕快把錢還完,然後存一筆錢。

十萬要還其實很快,羽馨只花了兩個月就還完了。

這樣對羽馨來說也比較輕鬆,之後賺的錢就能夠好好存著了。

因為高中沒有讀完,也沒有一技之長,

羽馨想去學美髮,希望未來能開一間屬於自己的美髮沙龍。

◎強尼小語◎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劇本。

而這劇本該要怎麼寫,全看自己。

希望每個人在做每件事情之前都能好好想想,

別去做那些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面對外界的誘惑,能有自己的自制力。

這人生的旅途中別迷失了自己。

琳林與大家共勉喔~